©装锁 | Powered by LOFTER

【花邪】照花台

给好朋友的生日贺文

一个从来没有互相拆逆过CP的真·心之友ww @Ttttetsu 


 照花台

 

   吴邪匆匆忙忙赶回国,吴奶奶要过八十大寿了。寿宴定在了吴家的老宅子,有些日子没回去,沿途的变化让回家的路都变得有些陌生。

   迎出院子接吴邪的是解雨臣,吴邪的父母带着老太太去逛街买新衣服了,人上了岁数,满足的要求也变得简单了。吴邪调侃着说奶奶现在是老小孩,还祈祷了下爸妈千万别给奶奶买绿色的衣服,他从国外给奶奶带了大红色的围巾。解雨臣数落他:“你懂什么!大红大绿穿一起,才喜庆呢。”

 

   吴家老宅子里变化更大,最大的院子里,竟然搭起了戏台子。几个工人忙着往台子上挂“出将入相”的帘子,走近看,帘子上绣工精细,像是纯手工的。院子里的花草都被精心的修剪过,房檐门窗和走廊也是新刷了漆,屋里更是换了一水新的红木家具。

   吴邪看得咂舌:“这是我爸的手笔?不能吧,我二叔?”

   “二个头!”解雨臣用胳膊肘轻轻撞了吴邪一下,“这是我上赶着的,一条龙服务。”

   吴邪扭头看他:“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啊……现如今名角儿来家里唱堂会,都自费搭戏台子了?还附赠一套精装修?”

   解雨臣笑着耸耸肩,不以为意。

   晚上的时候,好久没和朋友见面的吴邪本想拉着解雨臣一起吃吃喝喝一番,却被拒绝。解雨臣语重心长:“今儿喝多了,明天嗓子不在家怎么办!等明天唱完再说吧。”吴邪只好作罢。

 

   第二天就是吴奶奶的八十大寿,庆九不庆十,算起来,吴邪的奶奶今年正好七十九。

   这样的日子,吴邪不好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早早爬起来,跟着父母招待来的亲戚朋友。忙了一上午,才抽出空来绕到解雨臣房间里去躲清闲。

   解雨臣效率很高,一上午的时间,行头都准备好了。吴邪对戏曲没研究,也不太感兴趣,看着解雨臣一身红红粉粉花里胡哨的,特别不适应。

   “小花啊……”吴邪伸手拽了拽解雨臣的衣角,“你说,你这是真喜欢呢,还是唱了这么些年,习惯了?”

   解雨臣哼着小曲照镜子,等哼完一整句才转过身来:“当然是真喜欢了,人总得有点爱好吧。”

   吴邪想起自己平时也会写写字,整理整理拓片,也就点点头。

   解雨臣看吴邪好像要发呆,赶紧拍了他一下:“诶,你以前看过堂会吗?”

   “没有啊。”吴邪摇头,“我连完整的一出戏都没看全过。”

   “那你今天算抄上了!”解雨臣微笑,从桌上抄起一个红色封面的小折本扔给吴邪,“看看老太太点的戏单子。”

   吴邪闻言翻开看了看,倒是有几出戏名字耳熟,却也只是到此为止了,从头看到尾,吴邪又把戏单子还给解雨臣,尴尬地清清嗓子,只说了一句:“字写得不错。”

   解雨臣碍于脸上厚厚的妆,想笑又不敢大笑。

   吴邪看他收拾起了东西,准备出去了,也打算跟着往外走,突然想起什么事情似的:“诶诶小花,我问你。”

   “嗯?”

   “刚才,你哼的那个是哪出戏里的?”

   解雨臣轻轻瞥了吴邪一眼:“那是《照花台》,清曲小调而已,上不得台面。”

 

   全包堂会是由本家点戏的,早年间,这种堂会要从中午十二点唱到夜里一点去,甚至唱到第二天天亮的都有。吴邪坐在吴二白边上,听他随口讲着一些堂会戏的规矩。

   “现在可不这么唱了,别说唱戏的受不了,熬到夜里一点,你奶奶都受不了。”吴二白端起茶杯,摇着茶杯盖跟着打拍子。吴邪基本听不懂台上面在唱什么,只是算着时间,大概能推断出现在是哪出戏。吴邪的爸妈倒是很乐在其中。

   “也算你们有心了。”吴邪刚抓了把瓜子,就又听到吴二白在他旁边说。

   “啊?”吴邪一愣,没明白他二叔的意思。

   吴二白扭过头看他,眼神精明地能把整个人都看穿:“解家那小子说,你知道你奶奶爱听戏,特意请他来唱的,还麻烦他又搭台子又装修的,钱都是你出。”

   “咳咳咳咳!”吴邪差点把瓜子皮咽下去,表面还得努力保持镇定,“哈……奶奶高兴就成。”

   吴二白嘴角带笑,又看了吴邪一眼。

   

   最终这场全包的堂会只唱到了晚上九点钟,缩减了剧目,解雨臣还是唱了双出戏。期间吴邪无聊得要死,只好回屋拿了纸笔写写画画消磨时间,无心插柳,看似不经意间,却勾画了个正在台上唱戏的解雨臣,等吴邪反应过来,整个人的轮廓都跃然纸上了。吴邪想起二叔的话,自己在国外忙,紧赶慢赶赶回国,本来是没时间给奶奶准备什么别出心裁的大礼的,解雨臣这么一折腾,又把名头安在自己身上,倒算是个大人情。打定主意,吴邪也就认真起来,把手里的无心之作一点一点完善起来。

   结果到最后,那边戏唱完了,吴邪这边,画也画完了。

 

   吴邪的奶奶高兴得不得了,说年轻的时候,总是听吴老狗说起二月红唱戏多好多好,却没有机会亲耳听一听,如今听了他高徒,也算是美梦成真。

   解雨臣笑着开玩笑附和,还抽空冲吴邪眨眨眼。他还没卸妆,从吴邪的角度看过去,大姑娘一样,吴邪摸摸鼻子,转开视线。

 

   入了夜,天也微微凉下来。吴邪拿着他画好的画,又七拐八拐到解雨臣的房间去。后者妆倒是卸了,戏服却还没脱下来,正坐在院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嘴里依旧哼着《照花台》。

   “还不睡啊?”吴邪一屁股坐在他旁边的石凳上,把手里的画推到解雨臣面前,“这个给你的。”

   解雨臣坐直了身子,拿起那张画:“哎呀,小三爷挺雅致啊,还知道梅先生唱堂会,只求王少农一幅画的故事?”

   “啊?”吴邪愣了愣,倒是反应过来解雨臣的意思,“随便画画而已,也还不上这大人情吧。”

   “嘿嘿。”解雨臣笑了两声,凑到吴邪身边,“想还人情还不简单?”

   解雨臣离得太近了,一句话说出来,带着呼吸声都钻进吴邪的耳朵。吴邪耸耸肩,往后躲了躲。解雨臣没放过这个机会,顺着吴邪往后躲的姿势,又得寸进尺地朝前蹭蹭。

   “你有话说话行不行?”吴邪见没处可躲,也强迫自己大方起来。

   解雨臣抬手,摸了摸吴邪的脸,压低声音:“小三爷应该知道我想要什么……”

   吴邪心里一激灵,他也觉得他应该明白解雨臣的意思,这个人或开玩笑或认真的表白都不知道多少次了,吴邪都快相信他了。

   “你、你认真的?”吴邪决定最后再确认一次。

   解雨臣严肃点头:“当然认真的!”

   吴邪咽咽口水,想着也许尝试交往一下不是坏事:“那……好吧!我答应了!”

   “哈哈。”解雨臣笑着坐回去,“那等我换件衣服,我们就走吧!”

   吴邪一愣:“走?去哪?”

   解雨臣笑得高深莫测:“吃饭去啊,我都快饿死了,小三爷肯定知道我现在特别想吃饭吧!你刚才不也答应了吗!”

   “……”吴邪看着解雨臣又哼着小曲转回屋去换衣服,哭笑不得地爆粗口,“我操!”

   

   屋里的解雨臣笑得欢。

   屋外,月色正好,月影儿照在花台上。

 

FIN.


热度: 49 评论: 1
评论(1)
热度(49)
  1. 山山山山山河装锁 转载了此文字
    看到惹!!!!!!!再转一发2333333333抱舔萌君!!wwwwww射射!!!!

为了迎接同好,同时避免触雷
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写清楚
银魂——高银all银向
盗墓笔记——吴邪中心受向
全职高手——兴欣队员受向

接受各种作品安利(✿◡‿◡)
说真的,不留下点评论吗

【摄影禁止转载,其余不支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