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锁 | Powered by LOFTER

【花邪】无法选择的出生

   长沙的仲夏热的超乎想象,虽然杭州也并不算是凉快的城市,但明明说好是来玩,却被迫地背着一书包暑假作业的小吴邪还是充满了怨念,只不过恰好用天气发泄罢了。

 

   坐在长沙老宅里,吴邪选择性地屏蔽了院子里,爷爷和别人聊天叙旧的声音,反而是老宅外面时不时传来地孩童玩耍的嬉闹声更让他坐立不安,心里长了草,暑假作业本上的数学题也变得格外令人烦躁。吴邪强迫自己使劲读了两道题,最终还是发泄般的把笔摔在了桌子上,圆滚滚地笔也像是和吴邪作对,顺着他的力道直接掉在了地上。

 

   吴邪赌气地趴在书桌上,思考着干脆把暑假作业一把撕掉的可行性。

 

  “咦?你在干嘛?”清脆的童声响起,一个扎着辫子的小姑娘从屋外探进身来,看见地上的笔,就干脆跑进来,把笔捡了起来递给吴邪,“是你的吗?掉地上了。”

 

   吴邪转过头,有气无力地回答:“啊,谢谢。”

 

   小姑娘被他的语气逗笑了:“你叫吴邪吧?我记得你以前来过,你还记得我吗?”

 

   “嗯?”吴邪的注意力从作业上转移开,盯着漂亮的小姑娘看了看,“你是……小花?”

 

   小姑娘加深了笑容,使劲地点点头:“嗯!你还记得我呢!”

 

   “怎么会不记得?”吴邪见到同龄人,又是一起玩过的小美女,心情也好了不少,“还记得你唱戏可好听。”

 

   小花拽拽自己的辫子,似乎不太想说这个话题,敷衍地笑了笑,又指着桌上的本子:“你在干嘛?这是什么?”

 

   这次换成吴邪沮丧起来,他把作业本合起来,露出封面,转到小花的方向:“是暑假作业,又多又烦人,我不想做。”

 

   吴邪盼着自己的抱怨能换来些小美女的同情,却没想到他一抬头,看到的确是小花的一脸向往:“暑假作业啊,你上学读书了呀,真好!”

 

   “一点也不好!”吴邪急着反驳,“难道你喜欢上学?喜欢做作业吗?”

 

   小花愣了一下,露出一个笑容:“我没上过学,我爷爷让我跟着二爷爷学戏,不让我上学。”

 

   小花的笑容很甜美,但吴邪却总觉得那笑容里缺了些什么,又多了些什么,他说不清楚。

 

   “那你也没做过作业?”吴邪下意识地放轻了声音,试探性地问。

 

   “没做过。”小花摇摇头,随即收了笑容,双手有些局促地抓着粉红色的衣摆,语气也有些低落,“但是我很想上学,也很想做作业,想和你一样。”

 

   吴邪露出一个有点理解不能的表情,但立刻又在脑海里做起换位思考,如果让他每天唱唱戏,就不用上学,不用写作业,他大概也会高兴地蹦起来吧。这样一想,他就觉得自己理解了小花。

 

   吴邪转了转眼珠:“那要不这样吧小花,明天我替你去学唱戏,你来替我写暑假作业?”

 

   “啊?”小花愣了愣,“这样行吗?二爷爷会生气的吧。”

 

   吴邪无所畏惧地挥挥手:“没事没事,也就几天,我在这也呆不长,再说了,我是男子汉,就算是二爷爷生气了,就让他揍我好了,我来保护你!”

 

   第二天一早,吴邪按照小花千叮咛万嘱咐的时间起了床,又翻出昨天小花给他画的简易地图找到了二月红在长沙的戏园子。推开虚掩着的门,里面已经有几个人在咿咿呀呀地吊嗓子了,吴邪凭着以前来长沙残存的记忆找到了坐在角落里喝茶的二月红。二月红虽然上了年纪,但举手投足间还是透着意气风发的精气神儿,搞得天不怕地不怕的吴邪也在心里斗争了一下才走上前去。

 

   “二、二爷爷?”吴邪不确定地叫了一声。

 

   “诶!”二月红应了一声,带着笑容看着这个从一进门他就注意到了的小男孩,“让我猜猜,你是狗五的小孙子,吴邪,对么?”

 

   吴邪听到对方认识他,瞬间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嗯,我是吴邪。二爷爷认识我?”

 

   “这长沙城可没人不认识你!”二月红把吴邪抱上了长凳,又推给他一盘精致的点心,“敢尿张启山一身,还让他没脾气的,你这臭小子还是头一份呢!”

 

   吴邪并没听懂二月红说的什么,他吃了一块点心,往下顺了顺才开口:“二爷爷,我今天是替小花来学戏的,您能教我吗?”

 

   二月红听了哈哈一笑:“你这傻小子还真来了,昨天花儿回来,就跟我说了,你让他替你写作业,你来替他学戏。”二月红喝了一口茶,慢慢停下了笑:“想是那孩子也太苦了点,我今天放了他一天假,你要想学戏,就去找他,让他教你吧。”

 

   “您不愿意教我吗?”吴邪有点沮丧。

 

   二月红摸了摸吴邪的头:“孩子,不是我不愿意教你,是你这辈子要唱的戏,我教不了。”二月红放下手,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你爷爷比我们有本事,他能让你过上好日子,我不行,我只能教会花儿怎么过他该过的日子。”

 

   “我,没听懂。”

 

   “你早晚会懂的。”二月红又把视线转回来,“你和花儿是好朋友?”

 

   “嗯。”吴邪点点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微微红了脸,“她长的好看,我、我喜欢她!”

 

   “那他喜欢你吗?”

 

   “……我不知道。”

 

   话音刚落,院子角落里就响起了一声:“二爷爷!”随着声音而来的,还有一个粉红色的身影,依旧扎着昨天那样的辫子:“我也喜欢吴邪!”

 

   “呵呵。”二月红轻笑了一声,“好,那二爷爷告诉你们,要想以后的日子能过下去,能过好,花儿就要好好学戏,好好把二爷爷教你的都记在心里;吴邪呢,要好好上学,好好读书,将来考上大学做学问。”

 

   看着两个孩子争相地点着头,然后手拉手跑出院子玩,二月红觉得刚刚咽下的这口茶,从舌尖儿苦到了心里。

 

   有些事,从你一出生,冠上这个姓之后,就是一辈子……

 

  FIN.


评论
热度(14)

为了迎接同好,同时避免触雷
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写清楚
银魂——高银all银向
盗墓笔记——吴邪中心受向
全职高手——兴欣队员受向

接受各种作品安利(✿◡‿◡)
说真的,不留下点评论吗

【摄影禁止转载,其余不支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