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锁 | Powered by LOFTER

【王乔】再相识

王杰希X乔一帆,你们没看错。

冷到北极,自割腿肉。

原著背景,盼同好相逢。


【正文】

0

——认识一个人需要多久?

——说一句话的时间,或者,一辈子。

 

1

   通往兴欣俱乐部新址的必经之路上,差不多隔十米就会有一幅兴欣队员的大海报挂在路旁的灯杆上,是兴欣赢下第二次联赛总冠军的阵容。

   王杰希第六次看到大海报上苏沐橙甜美的笑容时,出租车司机踩下了刹车,车稳稳地停在兴欣俱乐部的正门前。

   这个赛季刚刚退役的王杰希,在休赛期刚刚开始的时候,就收拾了行李,跑遍了全国各地有职业战队的城市,和那些熟悉的或者不熟悉的前辈后辈们见面谈天,从北到南,乐此不疲,然后又绕回来,把H市放在最后一站。

   早在职业选手群里听说这件事的苏沐橙在俱乐部门口接下王杰希的行李,调侃地眨眨眼:“你这人,意外地挺浪漫嘛。”

   “嗯?”王杰希摘下墨镜,“浪漫吗?”

   苏沐橙笑出声:“哈哈,重点难道不是在‘意外地’吗?”

   “哦——”王杰希故意拖了个长音,也笑了笑。

 

   大概是因为兴欣这支队伍还没完全建立起来时,王杰希带着当时的微草与叶修的渊源往事,让他觉得这里有一种莫名又特殊的熟悉感,虽然这确实是他第一次认认真真地参观搬到了新址的兴欣俱乐部。

   主楼就在大门正对着的位置,玻璃门上左右各贴着一张兴欣的LOGO贴纸,一层的大厅宽敞明亮,两侧的墙上挂着这支战队两次拿下联赛总冠军时的巨大幅合影,仔细看,还能发现照片上,贴着很多写满字的彩色便签纸。

   “感兴趣的话可以看看。”苏沐橙顺着王杰希的目光看向那些便签,“是果果的主意,哦,就是陈果,我们的老板,她说让大家写一些寄语,或者吐槽也行,贴在墙上,大多都是训练营的孩子们写的。”

   王杰希点点头,走近左面那张有叶修和魏琛的合影——

   “队长,老是抽烟,牙齿会变黄的!”一张粉色便签贴在了叶修的脸颊边上,后面还画了一张呲牙咧嘴的小表情。

   “要向方锐前辈学习技(wei)术(suo)——”一张心口不一的黄色便签贴在方锐的笑脸旁边。

   “再来一打不嫌多!!!”一张蓝色的便签稳稳当当贴在大家举起的冠军奖杯上。

   ……

   大多数便签纸都没有署名,王杰希看了一圈,最后终于在角落里发现了一张署了名字的留言,字还写得很好看——

   “喜欢兴欣,大家都请继续加油!by乔一帆”

   王杰希笑了笑,引来苏沐橙的目光和声音:“小乔现在也是合格的前辈了呢,你后悔不后悔?”

   王杰希知道苏沐橙是开玩笑,也知道如今的乔一帆已经跻身全明星,就随意说着:“少替古人担忧,小心你和方锐的人气不要被人家盖过去吧。”

   “哈哈哈,那敢情好!”

 

   穿过大厅,是一条左右延伸开来的走廊,走廊的墙上高高低低挂了很多照片,搞怪的单人照和合影比比皆是,有王杰希认识的,也有他没见过的。

   “是兴欣所有人的照片,上到老板经理的管理层,下到战队、公会和技术部之类的各个部门成员,那边还有训练生的照片,一个都不差。”苏沐橙带着王杰希穿过走廊,边走边介绍,“中午吃饭的时候,带你去食堂,估计就能见到很多人了,那时候最热闹。”

   “二层是会议室和多媒体功能厅。”苏沐橙还在尽职尽责地做导游,“赛前在这里开会,平时没事的话,大家也会来一起看电影和球赛之类的,那边还有个小厨房,存零食或者自己做点夜宵吃都可以。”

   “三层在往上就是大家的宿舍了,一人一间,我就不带你参观了。不过果果提前打了招呼,你最近在这边玩,可以先住叶修那间屋。”苏沐橙带着王杰希爬上三楼。

   “叶修还有房间在这里?”王杰希转过头问。

   “这是兴欣的特殊奖励。”苏沐橙笑眯眯地回答,“荣膺兴欣俱乐部特别颁发的终身成就奖,就能在俱乐部里终身免费享受一间宿舍的待遇。”

   “嚯!”王杰希露出一副一本正经听苏沐橙胡说八道的表情,“员工福利不错啊。”

   “所以欢迎你入乡随俗。”苏沐橙突然换上一张特别狡黠的笑脸,然后从随身带的小包里拿出一个长方形的牌子,一巴掌拍在叶修房间的门上,盖住了写着“叶·屋内禁止吸烟·修”字样的小牌,新的牌子上端端正正写着几个字——“王·大眼·杰希”。

   王杰希哭笑不得,这才发现,每个人的宿舍门上都挂着一个这样的牌子,上面写着各种稀奇古怪的称呼。

   乔·暖心小哥哥·一帆是王杰希视线可及范围内,最正常最褒义的一个了。


2

   暖心小哥哥是在午饭快结束的时候才姗姗来迟,幸好训练营的孩子都回家过两个星期假期去了,这才能让乔一帆顺利地从食堂窗口打到他最喜欢的土豆炖牛肉。

   “小乔!这边这边!”苏沐橙在乔一帆准备找座位前提前招手,后者从善如流地端着餐盘绕道走过来:“队长中午好。”然后又转向旁边的王杰希,腼腆地笑了笑,“前辈,中午好。”

   “你好。”王杰希点点头。莫名其妙的,王杰希突然觉得一上午的熟悉感似乎在这句“你好”中戛然而止,抛开这几年微草和兴欣比赛时的礼节性交流不谈,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和乔一帆单独说过话了,想到这里,又难免回忆起乔一帆在微草时,他们之间的交流也少得可怜,“这么晚才来吃午饭?”

   乔一帆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梁骨,苏沐橙在一旁搭腔:“训练营有个孩子生病了,发高烧,小乔担心耽误了病情,二话没说背着孩子就开车去医院了,我们联系了孩子的父母,请他们直接到医院去了。”

   “嗯。”乔一帆喝了两口水,“他父母请假赶过去,有点晚了,我才回来。”

   王杰希边听边递了一包纸巾过去示意乔一帆擦擦汗:“不愧是暖心小哥哥。”

   “前辈!”乔一帆刚放进嘴里的土豆差点吐出来,睁大眼睛看着王杰希,“前辈,别取笑我。”

   王杰希笑着摇摇头:“快吃吧。”


   乔一帆坐在对面,饭吃得很小心,不知道是他平常的习惯,还是碍于前辈在场,一盘土豆炖牛肉硬生生被他吃出了米其林三星级别的姿态。

   吃到一半,苏沐橙被方锐一个电话叫走,临走前还不忘嘱咐王杰希,旅游攻略可以问小乔要,三日游五日游七日游一个月深度游,应有尽有,总有一款适合你。

   “你喜欢旅游?”王杰希发现他真的一点都不了解乔一帆这个曾经微草战队的一员。

   “也不是。”乔一帆细嚼慢咽着瘦牛肉块摇头,“之前父母来这里看我,我就整理了一些攻略,后来文逸哥的大学同学来找他,我又帮忙整理了一些,然后上赛季英杰也来过,慢慢地就弄出好多来。”

   说完,乔一帆又低下头吃饭。鬼使神差的,王杰希不知道自己为何要一次又一次主动挑起话题:“你们关系一直很好吧。”

   “谁?”乔一帆像是吓了一跳,“英杰吗?”见王杰希点头,乔一帆有点害羞似的歪歪头说,“嗯,以前只有他会愿意和我在一起玩,他人太好了,看不得别人受委屈。”

   你好像也一样吧。王杰希心里这样说,开口却是:“以前,你觉得委屈吗?”

   “噗。”乔一帆竟然笑了出来,“前辈你今天怎么了?”

   王杰希愣了愣,乔一帆的反应让他觉得更陌生——他记忆深处有一个模模糊糊的乔一帆,穿着有些肥大的微草队服,安安静静跟在队伍后面,一句话都不多说,队里的人会招呼他干这干那,他好像眉头都没皱过一次,倒是高英杰,有时候会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想站出来阻止,那时候的乔一帆呢?王杰希不太记得了,只觉得他可能会拉住高英杰的袖子小声说算了吧。

   印象中那样的乔一帆,好像全身上下都是胆小,自卑,怯懦的标签,却完全不是现在这个坐在他对面,用笑声来回答他问话的年轻人。

   “没什么。”王杰希摆摆手,“我随便问问。”

   “以前觉得委屈啊。”乔一帆又自顾自回答起来,语气里满是和说话内容不符的轻松,脸上也带着温吞吞的笑,“但现在无所谓了,坦白说,我之前是有些羡慕英杰,但如果是那样的话,也许就错过叶修前辈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能有一个已经特别好了。”

   可能是被乔一帆轻松的表情感染,王杰希也觉得有些好笑:“我和叶修,谁是鱼?谁是熊掌?”

   “重点是那个吗?”乔一帆笑容扩大,又想起自己刚到时王杰希突然的调侃,回敬道,“前辈不愧是魔术师。”

   王杰希这次抓住了重点:“小乔也别取笑我。”


   一顿午饭,慢条斯理地吃完,乔一帆熟练地收拾自己的餐盘,整理好之后,才问王杰希:“前辈,现在到我那里拿攻略吗?”

   王杰希却摇头:“小乔忙吗?”

   乔一帆有点不明所以:“唔,休赛期了,不忙,前辈?”

   “不忙的话,”王杰希心里不知所谓地暗暗叹了口气,“给我做个导游?”

   乔一帆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很快又恢复:“好。”

  

3

   王杰希意识到,他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乔一帆这个人。

   长高了一点的年轻人正双手握着方向盘,认真地注视着前方,王杰希坐在汽车的副驾驶上,时不时装作不经意地转头去看乔一帆的侧脸。

   乔一帆长得很干净,虽然没有帅到人神共愤,却停留在了好看得有些亲和力的范围,侧脸的线条也很柔和。如果不来打荣耀,也许他适合去做个小学老师,王杰希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认真却不失温柔,孩子们应该会喜欢他。

   但如果是不能打荣耀呢?乔一帆又会去做什么?王杰希难以控制地想了回去。于微草而言,当年他的决定无可挑剔,但对于乔一帆这个人呢?承认自己没有叶修那么毒辣的眼光不是件难事,脱离掌握的问题是乔一帆的想法。

   “前辈。”乔一帆突然笑了笑,打断了王杰希这个时候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右脸,“前辈一直盯着我,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王杰希没打算掩饰,“我是在想,如果当初你没有遇到叶修,和微草解约之后,打算怎么办?”

   乔一帆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看得出来对于这个问题,他自己可能也想过无数次,所以可以回答得迅速又坚定:“先去看一看有没有想报名参加挑战赛的队伍需要我,如果没有,实在不行的话,就回家继续读书。”说完,他又笑起来,“搞不好,我也能成为罗辑那样的学霸呢。”

   这样的未来太轻描淡写了,却像一块沉甸甸的大石头,堵在王杰希心里。

   “但没有那样的如果呀,前辈。”

   ——在一秒钟后,大石头被乔一帆用一句话搬开。


   车里的收音机这时正放着一首旋律舒缓的歌,女声很悠扬,王杰希没听过,只判断出可能是首法语歌。

   乔一帆跟着旋律轻声哼了两句,又沉默了半晌,才说:“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我其实很感谢那一年在微草的经历,无论是我现在最好的朋友,还是这几年在比赛里做到的事情,都是站在微草那个平台上才有的机会。如果没在微草,我不会认识英杰,也不会接触到叶修前辈,对吧。”

   事业友情双丰收。等一等,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

 

   不多时,乔一帆把车停在了一片茶园的边上,顶着王杰希询问的目光笑着说:“前辈在这里等我一下。”话音刚落,他就跳下车,一路小跑到马路对面的一家店铺里。

   那是一家独自立在路边的店铺,被门口的几棵树挡住,不了解的外地游客,很容易就会错过。

   不到十分钟,乔一帆又从马路对面一路小跑回来,只是手里多了一个纯白色的手提袋。他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室:“抱歉,让前辈等,正好我们路过,就去买了,送给前辈的退役礼物。”

   “诶?”王杰希有些惊讶,“给我的?”

   “嗯。”乔一帆点头,“是老板娘推荐的店,H市本地人买丝绸都会来这里,质量很好。”

   拆开包装,里面整整齐齐叠着一条深色的丝绸围巾,摸上去手感上乘,不难看出价格不菲。

   王杰希心中一动。从他决定退役以来,微草的管理层和队员,都送了他退役礼物,从微草的官方纪念品到王不留行的周边,再到键盘鼠标耳机这些昂贵的外设,全都精致漂亮,带着浓郁的荣耀气息,而乔一帆,却在这时,送给他一份与荣耀全无关系的退役礼物。

   王杰希突然笑了。

   乔一帆的理智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

 

   ——荣耀不是你生活的全部,向前看吧,有湖光美景,还有高楼林立。

 

   原来,乔一帆是这样一个人。

   现在,王杰希的心里,有一个清清楚楚的乔一帆,穿着得体的白衬衫和牛仔裤,游刃有余地开着车,在恰到好处的时机说恰到好处的话,温和、谦逊、理智、知分寸,还隐隐约约流露出他自己可能都没觉察到的自信感。

   如今的乔一帆,不用再憧憬王杰希,不用再奢求一个王杰希的认可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郑重以待,王杰希重新认识了一个兴欣冠军队成员乔一帆,配合着难以避免的,和不知从何而来的心理落差。

 

4

   西湖的水,我的泪。

   夜幕降临后的音乐喷泉引无数人驻足,拍照,唱歌,跳舞,玩闹。没人注意到这个城市的一位英雄也挤在人群里,和B市的另一位英雄一起对音乐和喷泉品头论足。

   “我还记得小别哥很喜欢听音乐来着。”乔一帆拉了拉自己的帽子,“房间里到处都是CD光碟。”

   “嗯。”王杰希也很了解刘小别,无奈地说,“他的爱好广泛过头了。”

   乔一帆点点头,有些迟疑:“也,没什么不好?”

   “当然。”王杰希耸肩。


   喷泉的几首背景音乐已经放完了一个循环,乔一帆拿着两瓶水从一旁的便利店里回来。

   “前辈,可乐。”乔一帆把左手的那瓶可乐递到王杰希面前。

   换来王杰希没有藏好的惊讶神情:“你怎么……?”

   乔一帆笑笑打断王杰希的问题,抬起右手做了个往桌子上放水瓶的动作:“队长,您要的可乐。”

   王杰希带着几丝自嘲的意味扯出一个笑。

   他不知道微草里还有谁记得,当年是这个孩子一趟一趟给大家买饮料,不卑不亢地等着某一天,自己告诉他可以上场比赛,但他现在知道,这些早就没人在意的细节,都在自己面前这个年轻人心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里面有他崇拜的队长,有他交心的朋友,也有那些曾经看不起他的队友,他不怨不恨,平静地把这些打包好,存进角落,在需要的时候,随手取出来,给王杰希一个会心一击。

   再仔细想想,这个年轻人,也已经不声不响地怀抱着两个总冠军奖杯,然后安静坚定地努力向第三个走过去。

   乔一帆喝了一口自己的绿茶,转头看向王杰希:“前辈,等下结束的时候,人会很多,我们要不要现在走?”

   乔一帆的车没有停在附近,走路过去还要一段时间,想到这个,王杰希点头:“小心起见,走。”

   离喷泉远一点的地方,音乐声已经渐渐听不清了,人少了一些,晚上闷热的感觉好像都消散不少。

   王杰希和乔一帆沿着滨河的人行道,逆着稀稀拉拉的人群,慢慢走着。

   沉默了很久,王杰希才像刚刚酝酿好情绪一样开口说道:“小乔。”

   “嗯?”乔一帆抬起头,“前辈怎么了?”

   “我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王杰希目不斜视盯着前方,“我在联盟里这么久,对微草,我没做过现在会后悔的决定,对我自己,也一样没有,包括当年建议微草不再和你续约,我也没有后悔。只是,对于没有及时发现你最擅长的方面,是我的责任,不是作为队长对微草的责任,而是一个前辈对于后辈的责任,这件事,我向你道歉。”

   乔一帆露出一个十分震惊的表情:“前辈你,你真的不用在意。”

   王杰希突然觉得有点烦躁:“你不怪我,是觉得根本不值得不屑于怪我吗?”

   “前辈!”乔一帆也着急起来,“怎么可能?我怎么会这么觉得?”

   王杰希反应过来,摆摆手,乔一帆人太好了,自己对他迟来的好感像要爆炸,也许只差一条导火索。

   “如果能让前辈安心的话。”乔一帆适时递来了这条导火索,“那我接受前辈的歉意。”

 

   啊啊。

   王杰希在那个瞬间,简直想举手投降。


   ——认识一个人需要多久? 

   ——说一句话的时间。

   好多年前,王杰希站在微草某一期训练营的开营仪式上,做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微草的队长,王杰希。”

   坐在下面的孩子们一个一个站起来,大声说自己的名字。其中,有一个声音小一些的男孩子:“队长好,我叫乔一帆。”


   ——认识一个人需要多久?

   ——或许,一辈子。

   现在,王杰希站在H市的一条滨河路上,露出一个难得的温柔微笑:“我觉得直到今天,我才重新真正地认识你,所以还得做个自我介绍。你好,我叫王杰希。”

   乔一帆睁大眼睛,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迅速回敬了一个对着高英杰才会有的轻松笑容:“王先生你好,我是兴欣战队的乔一帆。”


   前辈和后辈的关系,就在这里结束吧。

   我们站在同一个高度上,一起向前看吧,你有你的将遇良才,我有我的山清水秀。

   两条平行线的确不会相交,但人站在上面,却可以伸出手。


   一个新的开始,还能讲一个新的故事。


END.

 


评论(32)
热度(860)

为了迎接同好,同时避免触雷
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写清楚
银魂——高银all银向
盗墓笔记——吴邪中心受向
全职高手——兴欣队员受向

接受各种作品安利(✿◡‿◡)
说真的,不留下点评论吗

【摄影禁止转载,其余不支持转载】